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荣成天鹅|烟墩角天鹅|天鹅湖|天鹅村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13|回复: 0

一个劫匪的故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9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8
发表于 2018-1-8 12: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劫匪的故事
      
   
    一
    杰开着破旧的卡车,穿行在热闹的街道里,一身管道工人的打扮,吹着口哨听着劲爆十足的甲壳虫乐队的专辑,不懂英文的他嘴里居然哼哼唧唧的。每当在等绿灯的当儿,停在一旁的司机们会觉得这个人有点不舒服,或者是牙齿有点儿毛病。
    瞧,秃顶的胖子先生,他那斗鸡眼似的小眼睛正盯着杰。
    杰却旁若无人地伴着劲爆的音乐嘴里和鼻孔里都哼哼唧唧的。
    秃顶的胖子先生再也按捺不住,忙摸索了一下自己的衣兜,拿出一只小瓶子,透过车窗朝杰高声喊道:“喂   杰沉浸在音乐的快感里,没有听见这个陌生的男人的喊声。
    秃顶的胖子拔尖最特有的高嗓门喊道:“先生   杰终于听见他那像公鸡打鸣一般的尖叫声,朝秃顶的胖子愠然地瞟了一眼,这时绿灯亮起。杰顾不了那么多,开车朝前驶去。
    秃顶的胖子很不甘心似的,他认为自己的好事没做成,反让对方愠然地瞟了一眼,那分明是把他当成骗子之类的坏人。他可受不了这种误解和屈辱,他得为自己的好心找到证明,消除那个可怜的牙痛患者的误解。他忙加速追了上去。
    重案组的组长李健跟侦察员冯小明忙驱车紧追上去。李健煞有介事地朝开车的冯小明说:“这混蛋一定有鬼。快,跟上去。”
    秃顶的胖子将车朝杰逼近,按着喇叭朝杰喊道:“先生请你停一下车,我有话要跟你说。”
    杰朝秃顶的胖子问道:“你叫我?”
    秃顶的胖子笑道,向杰打个手势表示是的。
    杰将车停靠到路边。
    秃顶的胖子将车靠过去停下,拿出刚才那个小药瓶从车窗里递过去,笑道:“先生,这个给你。”
    杰瞅着这个怪异的陌生男人,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健指示冯小明慢点开,慢慢地靠过去,李健怕杰认出自己,将头顶上的鸭舌帽压下去,遮住脸。
    秃顶的胖子伸伸手,笑道:“这是治牙痛的,我是牙医。拿着止痛很有效。”
    杰骂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什么时候牙痛了。”
    杰骂完正要开车走人,李健的车冲上去挡住杰的车头。李健跳下车大喝道:“许杰别动。”脚底不留神踏上一块香蕉皮,扑通撞在秃顶的车头,从车头滚了下去。
    冯小明握着跳下车,一边喝住杰,一边忙上前去扶起李健。
    李健推开冯小明道:“他妈的,老子自己能站起来,你快抓住他们。”
    秃顶的胖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这两个男人一来就叫要抓住他们。心想,难道撞上打劫的了,想到这儿,他心一横,跳足油门轰地朝前飙去。
    李健急吼道:“快,抓住他,别让他毁了罪证。”
    冯小明腾地钻进车,朝秃顶的胖子追去。
    李健端着指着杰道:“你别想跑,你一动我就开。”
    杰举起手,说:“李组长,我哪又犯事了?”
    李健说:“你哪又犯事了。你等着,我会给你定个心服口服的罪。”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还要赶到客户家抢修下水道。你这样做会妨碍我的工作。我要找你们领导告你去。”
    “你告我什么?”
    “我告你滥用职权。”
    “我有吗?”
    “你拿逼着我就是。”
    李健嘿嘿笑道:“我不逼着你,你这个贩毒的家伙就会溜掉,这个我们领导是最能理解的。”李健正说着,一辆超重大型卡车载着石灰,按响高音喇叭从李健身边开过去,一片灰从头到脚洒得李健一身。超大的喇叭声震得李健耳朵里直打鸣,一时什么也听不见了,眼前也一片花,只见杰在朝他说话,他却什么也听不见。他将怒火冲杰发道:“你这混蛋,都是你干的好事。”他摇了摇头,拍了拍耳朵,还是只见杰一脸的无奈和嘴皮子在不停地动,就是听不到声音。
    杰推开车门下来。
    李健忙握顶住他问道:“你这混蛋想干什么?”
    杰耸耸肩,摊了摊手,高声道:“你这混蛋,我是想来看你到底怎么了,想给你点帮助。”
    李健这下全听见,听力瞬间恢复了正常,被杰这么一吼,他的耳膜又振得发痛。他骂道:“你这混蛋,你吼什么,当我是聋子。你要是不老实,我毙了你。”
    “喂,我好心下来想帮你,看你伤得怎么样。”杰说着手一挥。“你这人真是变态。”
    李健被杰这么一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表面他却强硬道:“我用不着你管,你回车上去,少来这一套。呆会到局里有你好受的。你最好老实交代刚才跟那个人在干什么?”
    杰将自己跟那个男人的荒唐经过讲述了一遍。
    李健不相信。
    不一会儿,冯小明将那个秃顶的胖子押了回来。秃顶的胖子一下车就叫屈道:“我什么也没干呀,我是好心想给这位先生一点止痛的牙药。没别的意思呀。我冤枉啊。”
    冯小明将那个小药瓶递给李健道:“头,就是这个。”
    李健接过一看,拿起一粒放入嘴里果真没有毒品味。他恨恨地朝杰道:“算你走运,我告诉你,要是被我查到上次南城那起珠宝行被劫一案与你有瓜葛,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上车轰地开走了。
    杰瞪一眼苦着脸的秃顶胖子,轰地开车走了。
    秃顶胖子苦着脸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怎么了,我哪错了?”
    杰忙完工作,从雇主家走了出来。
    李健和冯小明远远地躲在车里监视着杰的举动。
    杰打开车门,上了破旧的卡车。他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远处停车堆里的李健和冯小明那辆桑塔拉2000,不由得冷笑道:“一对蠢货。”
    冯小明微微抬头朝杰那边打量,发现正发动了车子,说:“头,我看这小子没什么问题。”
    李健粗暴地拍一下冯小明的头骂道:“蠢货。贼的问题是看出来的吗,是查出来的。蠢货。”
    冯小明憋了一肚子火,见杰开车走了,忙坐起,问道:“头,现在怎么办?”
    李健坐起骂道:“蠢货。还不快追。”
    杰将车停在东山银行门前,下了车。
    冯小明放缓速度在远处悄悄停住。
    李健煞有介事地说:“这小子要行动了。”
    冯小明说:“头,我看不怎么像。”
    李健举手朝冯小明拍打过去,冯小明忙缩头避开了。
    李健骂道:“蠢货。贼每次行动前要是暴露了行动,那他们都得失业。我不是说你,你刚警校毕业出来,那些理论知识是一腔废话,得通过实践来检验真理。懂吗?”
    冯小明心里说,我懂你个丫,嘴里说:“李组长教导的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李健伸长脖子四周扫视一番,最后回道:“等。”
    杰走进银行排好队。他昨天在工作时不小心掉了银行卡,他来补办一张。杰排在一个妖艳的妇女身后,这妇女什么都长得好,就是浑身有一股强烈的异味,像是狐臭混合着什么名贵香水的味道。杰闻着闻着就有点恶心,不得不捏住鼻子。他今天早上吃的是土豆丝加豆奶,此刻他这么一憋气,加剧了腹中的气流运动,杰的屁眼里扑哧响起一声,身后一个瘦弱的男人双眼一翻白,晕了过去。排在瘦弱男人身后的是个中年男人,他也闻到了杰的臭屁,他抑制住内心的怒火指着杰很斯文地说:“先生,你的屁把这位先生了。”
    杰红起脸,细声道:“先生请你不要胡说。这不关俺的事。”
    中年男人仍然捏住鼻子,说:“就是你的屁太臭了…[url=http://www.luohongxia.com/hzxx/tszz/878.html]患上白癜风之后的红皮怎么医[/url]…”
    众人都将目光投到杰的身上。
    杰恼羞成怒冲中年男人吼道:“闭嘴……”
    “全都给我闭嘴!”杰还没说完,一个瘦高个,头戴着黑色短裤做的头套,穿着风衣的男子喊道。他手里举着一把左轮式。他紧张地说:“我我是来抢钱的,不不杀人,只抢钱。”
    大家都愣怔着[url=http://www.lfgzs.com/bdfxy/bdfdf/1112.html]治好白癜风(十年苦痛,一夕感动[/url]没有惊慌地叫喊,一个个睁大眼睛瞅着这个笨拙的劫匪。
    他见大家都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一听见他的吼声就尖叫着趴倒在地抱着头,便紧张地朝天花板开了一,喝道:“全给我趴下!”
    大家被这一吓得赶紧抱住头趴倒地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
    劫匪冲到服务台窗口,将黄色背包从服务台的栅栏上方丢了进去。里面有一个矮小的女服务员,眯子眼,一张皱脸上擦了很厚的脂粉,白得像一张死人脸一般。她青蛙似的大嘴说话的声却很拔尖,尖声道:“你要干什么?”
    劫匪隔着栅栏吼道:“我要你把钱全装进去,快点,八婆。不然一打死你。”说着用口对准她。
    另一名女服务员脚在桌子底下暗暗地踏响了报警器,总部已经发现,但大厅里一点响声也没有。
    李健听见银行里响起了声,竖起耳朵问冯小明:“听见没有。”
    冯小明也竖起耳朵,说:“像是声。”
    李健狠拍一下冯小明的头高声道:“快报警,贼出动了。”
    劫匪举着在营业厅里很紧张地一会儿晃过口对准趴在地上的顾客,喝令大家老实点;一会儿晃着口对准服务台里的服务员,喝令快点装钱。
    不一会儿女服务员拔尖着嗓门道:“先生没钱了。”
    劫匪喝道:“快,抛出来!”
    女服务员慌里慌张地踮起脚狠劲将装满钱的黄色背包朝栅栏外扔去,黄色背包在空中打了两个滚叮咚一根带子挂在栅栏上。
    劫匪朝女服务员瞪大眼睛。“你故意的。”
    女服务员忙举起手,说:“这不怪我,我不是故意的。”
    劫匪冲过去跳起来去取,跳了几跳,气都快喘不出了。他愤怒地用指着女服务,喝道:“你快点给我取下来。”
    女服务爬上柜台去取,但人太矮小,够不着。
    劫匪气急败坏地冲到杰面前,命令道:“你给我起来。”
    杰缓缓站起来,举起手,说:“你想干嘛?”
    劫匪指着栅栏上的黄背包道:“去,给我拿下来。”
    杰举着双手,问:“你为什么不找别人,干嘛找我。”
    劫匪骂道:“少废话,快点,不然我崩了你。”
    杰看出了这是个笨蛋,但他手里的可不是好惹的,还是听从劫匪的指示跳上柜台将黄色背包取了下来。正要递给劫匪时,门外有三辆警车堵在了大门口,防暴警察和特警已经将银行各个出口都封锁了[url=http://www.ykhongye.com/bdfby/591.html]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祝全国患者国庆节日快乐[/url]。刑警支队的队长梁小虎拿着扩音器朝银行内的劫匪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这是你们唯一得到宽大的机会。”
    劫匪慌了,抓了抓头发,慌乱的眼神落到杰的身上。他冲过去一把用一只手勒住杰的脖子,一只手拿着顶住杰的太阳穴,喝道:“你老实点,我要抓你做人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