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荣成天鹅|烟墩角天鹅|天鹅湖|天鹅村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4|回复: 0

留在记忆深处的,仍是那淡淡的清香

[复制链接]

2871

主题

2871

帖子

883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83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留在记忆深处的,仍是那淡淡的清香
  

  留在记忆深处的,仍是那淡淡的清香

  ——嘉宝莉公司杨龙龙

  

  

  这已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还在北方老家的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师。由于客户第二天急着拿到资料,而我思绪烦乱无从下手,决定出去走走这是我的工作习惯。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窗外不知何时开始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来得并不浪漫完全没有雪的意境。我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大街上行人已寥无踪迹,偶而一两个卖烤红薯的推着车子走过去。微弱的路灯照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寒夜似乎要将这座城市冬眠。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独步,踩着薄薄的积雪,欣赏着自己的一串串脚印。一阵沙沙的响声从身后的一间木屋传来,吸引了我的注意。这种声音我并不陌生,每天上班时经过的几间家具厂便有这种声音。我知道是工人在打磨家具。我顺着木屋走去,木屋的门虚掩着,一丝灯光从门缝里照出来,投射在雪影上像一道射线。我轻轻的推门而入,各种式样的家具堆满了这间木屋,一个小男孩在一堆尚未完成的家[url=http://news.163.com/17/0328/17/CGKOOSB000018AOP.html]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url]具中抬起头来看着我。朝我善意的笑笑,目光转向他旁边的一张椅子,算是让我坐。

  我仔细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男孩,十六七岁的样子。一件橄榄色的大衣服挂在他那廋弱的身上。那么宽大显得不合体,这种衣服是农村常见的。显然是一件大人的衣服经过改小穿在他的身上。脚上蹬着一双解放牌胶鞋,其中一只鞋带已不知去向,用一条绳子胡乱地绑着。黝黑的皮肤上嵌着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仿佛阅尽人事沧桑,显得有些老成与他的实际年龄不相符。散乱的头发由于汗水而紧紧贴在前额上。这样忧郁的眼神背后有着怎样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我这样猜想着。

  “年纪这么小就出来打工[url=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78024525988888414&wfr=spider&for=pc]北京白癜风医院[/url],父母放心吗?”

  “俺是孤儿没有父母,是俺舅把俺带大的。刷油漆这活儿就是俺舅教的”小男孩着浓浓的山东口音,头也不抬的在往一件家具上涂着油漆。我为自己的唐突有些内疚。

  “那你的舅舅一定很有本事了?”慌乱中我急着转移话题。

  “噢!俺舅,他去年死了,是被害人的劣质油漆给毒死的。”

  我一时怔住了,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话来安慰他,小男孩由于激动而涨红了脸。

  “现在好多了,我们厂子已经换上了这种优质的油漆了。”小男孩指着身后那一排排油漆对我说。

  “这种油漆采用优质进口原料,对人体无害,施工时还有淡淡的香味呢!”小男孩随手拿起一罐漆让我闻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泌入心脾.。油漆特有的那种清新气味在这小木屋中游动着。

  “你瞧!这儿还有国际质量认证。”小男孩指着一个ISO认证让我看。也许舅舅的死使小男孩对油漆有了一种特殊的研究。

  深蓝色的包装高贵典雅,一张欧式的桌子放在正中,艺术与产品卖点相辉映。我以职业的眼光审视着这一款包装精致的油漆罐。

  “如果是现在,舅舅就不会死了!”

  “是的,如果是现在你舅舅是不会死的!”我重复着他这句话。

  小男孩又在埋头苦干了,蘸着油漆的刷子在他手中上下翻飞,宛如一个伟大的艺术家陶醉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我不忍打断这样的艺术创作,转身轻轻地离开了木屋。

  雪,还在星星点点地下着。路灯依旧在微弱地照着。

  几年过去了。小男孩也许已经从痛失亲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也许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事业。那间小木屋也许已另作它用。工作的繁忙,让我没有机会再回到原先的地方看一看,看一看当年的小男孩。

  生活中,多少往事已被岁月的烟尘所风干,然而飘在记忆最深处的却仍是那小木屋里油漆那种淡淡的清香。

    

    

  

  联系方式:(电话)07503578500|(Email)yanglonlong@1[url=http://bdf.21kjw.com/bdf/bdfzl/168.html]好消息,白癜风病友可以免费领取《风来了》一书[/url]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