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荣成天鹅|烟墩角天鹅|天鹅湖|天鹅村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10|回复: 0

那里,隔红尘

[复制链接]

524

主题

524

帖子

163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31
发表于 2017-9-12 14: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里,隔红尘
  

  那里,隔红尘

  ——风卷云舒

  

  

  “隔红尘”是被这个喧闹的城市遗忘了的。

  惠山天下第二泉旁,有回廊沿山蜿蜒而上,窄窄的廊的中段,有门墙拦腰隔断,便是它的所在,题名“隔红尘”,意即过此门墙则与尘世隔绝,再上便入佛门仙境。廊的尽头,“云起楼”依山而筑,隐没在古树之中,静观着浮世过客,远离着尘世纷嚣,传说当年康熙皇帝巡幸江南时与惠山寺和尚便是在此参悟佛理禅机。

  喜欢上这个地方,也许是因了它们不俗的名字。

  隔着红尘,坐看云起,单从字面看就有了不凡的意境。

  一日,与好友登山,他无意间说起隔红尘,感叹那里如今人烟嘈杂,已非昔比,听后心里也很怅然,遥想当年年少时曾告诉他,隔红尘是自己最喜欢的地方,这么多年过去,惊讶的是居然还与我一样对这个快被人遗忘的地方有[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jiankangzixun/jiankangfagui/66615.html]白癜风治好的药物[/url]着同样的情愫。

  我是多久没去那里了?已经想不起。但他的一番话使我酸楚,墙里墙外,我仿佛看见年少的我正烂漫地笑着朝我招手,而那些人,那些事也如影片一帧一帧地回放……

  初识“隔红尘”,还是懵懂时代,小小年纪不会去刻意关心匾题所含的蕴义。

  那时经常在星期天的大清早,外公就会带上我和表姐慧去二泉旁的竹炉山房,竹炉山房在隔红尘旁,是个茶馆,每次我们去的时候都是很早,店堂内亮着昏暗的灯光,门房旁边烧开的壶水冒着腾腾的热气,烧火的伙计忙碌地跑前跑后,店堂内已稀疏地坐了几位老茶客,看到我们进来,他们总会朝外公喊到:“胡先生来了,今天又带了俩个外孙女一起啊!”“是啊,伲俚(你们)早。”外公总是这么不紧不慢地应着朝那个窗前的座位走去,那是外公的专座,去的再晚,也会留着。老茶客们对外公都有着敬意,有时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到头来总会说:“胡先生,你说说看……”于是,外公便开始发表他的高见。

  外公姓胡,字慕陶,号养心室主,擅画花鸟,清高且脾气古怪,一生羡慕陶渊明桃花源式的日子,记得母亲的抽屉里有一把飞金折扇,上有外公的自画像,正抚松听泉,栩栩如生,可惜一生磨难,至死也只带去一个美好的遗憾。说实话,小的时候我心里[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baojian/xinlitiaojie/7717.html]暑假是孩子心理调整好时机[/url]一点也不喜欢他,一想起写完作业需完成的两页毛笔字头就大,慧和我也因此挨了不少手心,所以总怨恨父母为何把我寄养在这里,但是又不得不对这个气质不凡的老头心怀敬意。一次有人向外公约画历稿,长长的楼梯沿墙上贴满了画稿,许是耳濡目染的缘故,我也爱上了画,那时水平仅限于画个小仙女什么的,于是照着月饼盒画了一个嫦娥奔月,偷偷贴在了他的画稿旁,并痴痴地想:可能人家把我的画也要去印成挂历呢?结果放学回家发现墙上只剩我的嫦娥在奔月了,只得伤心地揭下拿回去贴在自己的床头,横想竖想水平不错啊!现在想起这事还忍不住好笑。此后的日子里,每遇外公临窗作画,我总爱伏在他的案边帮他磨墨,有时他边画边作讲解。如今才知道,是那个环境造就了现在的我。

  我和慧最开心的是外公发表高见的时候,借机一溜烟往外跑,至于身后的嘱咐早抛到脑后。绕过乾隆御碑,便来到隔红尘的廊下,穿过狭窄清寂的长廊,跑到云起楼前,伏身回望隔红尘,它正掩映在绿荫里,火红的石榴花在檐头开的热烈而凄凉。我们席地靠着云起楼的门,谈着现在想不起的话题。云起楼的冰纹梅花木格门好象从未开启过,墙上挂着绢本色的画卷,阳光一束束地透过木格照进屋内,从这里到那里,时光晃如静止,一切悄无声息。

  曾有一次,我把一小纸条塞在了廊下的石缝里,上面写着: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我写的诗被贴在学校橱窗里了,我的画在学校得奖了。那时,我小学四年级,一个已经懂得孤独是什么的童年。不知道它如今还在不在?我不敢去寻,更怕——它还[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bingyinfenxi/73953.shtml]服药需知道量[/url]在,让我落泪。

  我喜欢这个地方,静静的,它像是我一个人的,长大以后也独自常来。

  许多年以后,和慧一起去了琅峫山,沿途遇到了许多诗意的亭榭,什么“洗心亭”、“梅影亭”等等等等,一路念来,我问慧还记不记的我们小时候常去的隔红尘,慧说当然,这些名字之于它都是比不上的。

  好友说起隔红尘的时候,表情也是一脸怅然,不知他在这里有什么故事,但在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美好逝去的无奈。我亦无言,甚至想已不敢再作旧游,我怕眼见的会令我失望,我怕一切美好的记忆会因失望而失色。

  我对自己说,我不会再去那里了。那里,已经与我隔红尘。

  九陌红尘,我在尘里;他们——竹炉山房的临窗的座位,冒着热气的茶杯,外公健谈的影子,我和慧稚气的笑、傻乎乎的轶事,青涩年华里的裙袂……已在尘外。

  回不去!

  我,已无法跨越。

  “风不停,绿树荫,阳光晃眼,天正蓝/我们在奔跑,沿着夕阳/生命喘息,起伏不停,我闭上眼睛/我们躺在青草上仰望,看日子在飘荡/我们像那朵云彩一样,来不及回头望/真快呀,我的夏天像浮云般飘散/说着它再也不回来,真想再见你们还在玩耍,和我再漫天飞扬吧/别忘记呀,那天你的脸,再见……”朴树在唱,《来不及》。

  有泪,在心头轻而无声地滑过,只为我与我的往事——隔红尘。

    

  

  联系方式:(Email)fjysyw@126.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