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荣成天鹅|烟墩角天鹅|天鹅湖|天鹅村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65|回复: 0

--母亲和她的亲戚--

[复制链接]

2380

主题

2380

帖子

732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325
发表于 2017-9-12 03: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和她的亲戚>>
      
   
    已经做了童养媳的母亲,她命运转折点是这样开始的:
      
    在她被婆婆扎伤腿脚的第二天凌晨,她就逃跑了。
      
    村野凌晨的天雾浓厚,草与树茬、乱叶都是水淋淋的,母亲慌忙中踩着泥泞,那时她自已也分不清路径,只记得自已逃命一般在山路和大路上一直奔走了一天一夜……
      
    后来落下脚的村子,便是如今的昌江区丽阳乡--田坑村。
    这是母亲她后来长大,学手艺,成家、育子的安身立命之地。
    母亲在田坑村十七岁嫁人。丈夫是腼腆的做田里活的农民。他对母亲很好,人憨实,只好一口小酒。母亲为他生了二子二女四个孩子。
      
    母亲十一岁从乐平逃到这村子后,一直‘寄住’在同样是外来人--一家三口靠上户做手工缝纫活度日的师付家里。
    在丽阳田坑村成家后,母亲虽然依旧家贫,可为了养大四个孩子和持好这个属于自己的家,母亲从不舍得多吃一口,更没象别的农村妇女一样,农忙时去田地里帮丈夫,农闲时则呆在家里,母亲是年年农忙时下田,农闲时又要上户替平常的农户人家做些缝纫。
    好多年以来,母亲都把在家里养猪喂鸡下蛋换得的钱和上户做缝纫活挣得的每一分钱都积攒起来,利用农闲时请村子里的劳力,上山砍树和挖土烧砖,想过两年等树干了,钱又攒足了,就盖间自己的屋子。
    然而,命运却让人无法抗争,母亲这样说。
    后来母亲很老了,大概在她去世的前几年,母亲很哀伤地讲述给我听一段她生命历程里最悲残的遭际。。。
    丽阳乡那一年遭受到一场百年不遇的山洪劫洗,树卷跑了,砖冲没了。。。这场百年不遇的山洪不仅掠去她的家和她的眼看就要盖起的房子,还粉碎了她一切一切未来得及形成的梦。。。
    这一年,天底下最让人承受不起的扼运竟然还降临到她头上。
    这一年母亲的大儿子有十好几岁了,却一场大病死了,未及几月,接下来是小儿子又病死,再接着是丈夫……!
    这一年,在人们的眼睛里,整个的丽阳乡田坑村看去,是真的坍塌了。。。可这时在母亲的心里坍塌的是这个世界!
    朴实、憨厚、千百年来,一直逆来顺受而从不挑剔的乡里人,在受到天灾洗劫之后,却愚昧得对亡夫折子的母亲避之唯恐不及。。。
    母亲独自噙着枯涩的眼泪,默默掩埋了丈夫和儿子,同时也埋葬了她那个刚刚形成的家的基石。
    重创之后,对自己命运无奈的母亲,便一手抱起一个一岁多点的女儿,一手牵着一个四岁的女儿,离开了这个本属于她的家,开始沿各村要饭乞讨过日子……
      
    母亲在她遭受一年内亡夫折子的扼运后的第二年,来到了景德镇。
    到景德镇后,母亲却有了两件重燃她新生活一线希望的喜事:
    一件,是她终于找到了自已失散了多年,如今生活比自已过得要好的妹妹;第二件是母亲有了我。
      
    母亲在生下了我,有了我天天牵绕着她喊:“妈妈[url=http://www.fenxiang1d.com/wzjs/1101.html]招聘程序c#开发[/url]、妈妈”之后,竟然十分关切起当年那些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丽阳田坑村乡下人,母亲把他们称做亲戚。
      
    每年腊月,是我们家亲戚最多和我母亲最忙的时节。
      
    乡下的那些所谓亲戚们,往往这个时候会七八个人一伙地来。
    他们这个时候来,我和我的父亲都自然会异常的高兴,因为农村一到腊月,芝麻啊,花生啊,年糕啊,冻米糖或爆谷糖什么的,乡下人家多数已置备齐了。这个时候来到我们家的人,都会或多或少,无一人打空手地捎上这些年货来。
    父亲喜欢的乡下年货是年糕,而我最喜欢吃的是香喷喷的炒花生。
      
    也正因为是腊月,要过年了,正因为有了乡下这些亲戚,母亲也就比平时要破例地多花好多钱。
    母亲年年成了惯例地在腊月里,从市面上,或者托人从瓷厂里买回来许多的瓷盘瓷碗和瓷汤匙等瓷器,然后花上好几个晚上,细心地把四只盘八只碗用旧废纸包妥,再用红线或者细绳一份一份地捆扎好,用细绳捆扎的,还要粘上一点儿红纸,然后一堆小山似的放进床底或卧房的角落。
    再然后,母亲就等着那一帮默念在心的亲戚们的到来了。
      
    等到腊月二十几的时候,乡下的亲戚们陆续地都来了。
    母亲对于乡下来的那些亲戚到家里,每一回断不会缺和必不可少的一整套接待规距是:安顿来人和他们的随身鸡笼子和蛋篮子,然后是烧水泡茶给他们喝,做点心给他们吃。
    母亲做给亲戚们吃的所谓点心,在我的记忆里印象深刻:
    。。。每人一碗宽宽的面条,面条上添上了些许腊肉丝、鸡蛋丝和葱花。鸡蛋丝是母亲用两到三个鸡蛋摊煎成薄饼,经过切成细丝后撒在每碗面条上的。
    一碗在热汤里的面条端上桌来,一眼看去,碗里的金黄色鸡蛋丝和红褐色的腊肉丝,以及那上面绿色间着白色、滚着细密圆圈的葱花,不仅十分好看,就连夹杂着葱花味、胡椒味弥漫开来的热面汤气味,叫饱肚的人闻到了,也会让肚皮叫咕咕的。。。
      
    母亲每一回煮面给客人吃,总会给我舀一小碗留着。一则是因为母亲从心眼里疼爱我;二则却是因为如果不同时也给我吃,那么,所有的乡下客人们都不会好随意动口吃。
      
    如今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每每都有来客中的长者,一见到我时,都会把自己碗里的蛋丝和肉丝一股脑儿地全[url=http://www.bdfyy999.com/m/]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url]挟进我的碗里。我睁眼看去,母亲每当在这个时候,总是在一边悄悄地向我皱眉做眼色,同时她还不忘笑着脸,问起村东张家的媳妇生了是男还是女,等等。
    此后时间长了,我也知道了母亲做眼色的用心和客人都会对我好的心意,于是渐渐地家里以后每来客人,我就会提早躲到厨屋去帮母亲往灶膛里添柴,或替母亲等着锅里烧开水。
      
    客人们吃完了点心之后,都会上街去各忙各的。这回带了篮鸡蛋来卖的,临出门前,会向母亲问一问这里的鸡蛋行情,特别是兑换粮票的多与少,他们一定会征询母亲的意见和建议。
      
    如果是带了鸡来卖的,母亲还往往会让我跟着他们一起去。因为如果他们乡下人带着我,就会让城里人看一眼明白,这些卖鸡的乡下人,在这里有亲戚!
    至于乡下人卖鸡与城里有亲戚有何关系,当时我是弄不明白,后来才知道了,是母亲告诉我说,城里人有时是会欺负他们乡下人的。
      
    等到傍晚的时候,上街去卖东西的亲戚们陆续地都回来了。
    母亲暖香可口的饭菜也都已经备好。
    乡下的亲戚们对于母亲不上桌,而让他们上桌与父亲同吃饭,都显得很拘谨。。。乡下人对于吃菜,更是有一种奇怪的拘束,往往要母亲亲手把菜挟到他们每个的碗里,他们才肯细慢地吃。
    既使是这样,他们对于母亲不断地给他们挟菜,往往都无一例外地要非常客气地端起饭碗闪避,他们一边向身后举开饭碗,一边用拿筷子的手,挡住母亲挟过来的菜,不住地对母亲说:“多了多了”。。。
    有被母亲趁着不注意,挟了老大一块带皮的蒸腊肉搁进碗里的,还往往会马上自己又挟起那块肉,搁在碗沿上顿一顿,将肉沾住的饭粒抖干净,然后再放回菜碗里。。。。。
      
    年过完,元宵节过后,春天[url=http://bdfyy999.com/]北京白癜风医院[/url]一天天急来,空气里处处都送来一股股涌动的、暖烘烘的气息。
      
    眼望而看不见边的一片绿色告诉人们,这是播种的时节。
    母亲的亲戚们匆匆走了,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够再来。
      
    可母亲与她的亲戚们象春天相随绿叶,象暖暖烘烘的气息融入空气。。。
    年复一年,不间断、不消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